当前位置:首页 > 【图】揭秘:周恩来鲜为人知的“特务”生涯

【图】揭秘:周恩来鲜为人知的“特务”生涯

时间:来源:

原标题:揭秘:周恩来鲜为人知的“特务”生涯

原标题:揭秘:周恩来鲜为人知的“特务”生涯

中共的“枪杆子”工作,由中央军事部长周恩来负责。周恩来在大搞军事工作的同时,还秘密创建情报保卫系统。在中共的语言中,军队称“枪杆子”,保卫部门称“刀把子”,周恩来一手举枪,一手握刀!

(原标题:原标题:现代中国最早“特务”组织由中共创建 周恩来任书记)

周恩来

被杀出来的“特务工作科”

据考证,在中国的情报保卫界,无论国民党还是共产党,最早出现“特务”一词与最早称为“特务”的组织,都来自1927年5月的中共中央军委“特务工作科”。

让我们看看周恩来1927年的活动日程。

3月21日,中共发动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周恩来任总指挥。

4月12日,蒋介石策划政变袭击工人纠察队,周恩来上门交涉被国民党部队扣留,经同志营救脱身。

5月下半月,周恩来潜往武汉,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被任命为中央军事部长,同期组建军委“特务工作科”。

7月26日,周恩来赶往江西九江,发动8月1日南昌起义。

10月上中旬,周恩来率领起义军部队转战广东遇挫,同主力失散后病重,乘小船到达香港。

11月上旬,周恩来到达上海,出席临时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年底,周恩来亲自创建情报保卫组织“中央特科”。

1927年,对于年轻的中国共产党,是一个迎头棒喝的年份。国民党的屠杀教训了共产党人,在中国,没有自己的武装,就没有生存权。八七会议上,毛泽东说出一句惊世骇俗的话:“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中共的“枪杆子”工作,由中央军事部长周恩来负责。周恩来在大搞军事工作的同时,还秘密创建情报保卫系统。在中共的语言中,军队称“枪杆子”,保卫部门称“刀把子”,周恩来一手举枪,一手握刀!

公开的军事工作与秘密的情报保卫工作,一明一暗,都是关乎生存安全的头等要务。

原来,现代中国的第一个情报保卫机构,是被执政党杀出来的!

新成立的中央军委机构精干,书记周恩来、秘书长王一飞、参谋长聂荣臻;机关驻地汉口余积里十二号,三楼三底两厢的石库门式房子,组织科在楼下西厢,秘书处在楼上西厢,周恩来在楼上客堂办公;特务科就在隔壁的东厢,负责人为顾顺章。

特务工作科下设四个股:

情报股负责搜集军事、政治情报,了解敌人活动动向。负责人董醒吾外号董胖子,时任国民政府武汉三镇侦缉大队队长。那时的情报工作好做,武汉政府汪精卫还在同共产党合作,连武汉公安局长都是共产党员吴德峰。

保卫股负责保卫中央机关和苏联顾问团的安全,负责人李剑如。苏联顾问团团长鲍罗廷被迫回国时,保卫股抽调三十人护送,完成任务后就留在苏联学习保卫业务。

特务股负责惩办叛徒、奸细,兼理中央交办的特殊工作,负责人李强,成员只有蔡飞、陈连生、王竹樵等几个人。这个行动组织曾经处死一名企图接近苏联顾问团的英国间谍,刺伤苏联顾问团的内部奸细尤金皮克。

匪运股的任务是收编土匪武装,负责人胡孑。

草创阶段的特务工作科工作十分活跃,侦获不少重要情报。小青年杨公素奉命外出侦察,证实夏斗寅部队正在宜昌调集兵力。这样,在5月17日夏斗寅发动宜昌叛变攻打武汉之前,共产党就提前做了准备。5月21日许克祥在长沙叛变,7月14日汪精卫武汉反共,特务工作科都能及时拿到情报。特务工作科还在南昌起义中积极配合部队破坏粤汉铁路,把撤退回国的苏联顾问的枪支秘密送往叶挺任师长的二十四师。还通过商人搞了些金融投机,炒卖国库券、钞票、银元,为中央赚取秘密活动经费。

这就是现代中国最早的“特务”组织!

中共创建特务组织,为何比国民党早?这是因为中共长期处于非法地位,在地下状态中活动,必须高度警戒自身安全。

中共自创建之日就十分重视保卫工作,可以说“有党就有情报保卫工作”。不过,早期的保密措施和保卫组织,尚未形成严密的工作系统。中共在地下状态期间,曾在内部称为“秘密工作”。1925年,中共中央选派顾顺章、陈赓、陆留到苏联专门学习情报保卫工作,为中共情报保卫系统的创立进行准备。直到1927年成立中央军委“特务工作科”,才有了专门机构。

中国最早的特务组织其实只活动了三个月。汪精卫在武汉反共后,中共中央迁往上海,军委“特务工作科”于1927年8月结束工作。不久,中共又成立了另一个级别更高的特务组织。

赫赫有名的中央特科

在中共情报保卫系统内部,“中央特科”赫赫有名。

中央特科,创建于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上海。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共产党再次转入秘密活动,中央机关从广东搬回上海。1927年11月,周恩来从东江前线回到上海,并被选为临时中央政治局常委。在周恩来的倡议下,1927年11月在上海建立了中央特科。1928年10月,中共中央成立了以周恩来为首的三人中央特别委员会(另外两个委员是中央总书记向忠发和特科实际负责人顾顺章),直接领导中央特科的工作。

如果说,此前的中央军委“特务工作科”是短暂存在的临时机构,那么“中央特科”就是专业的中共情报保卫机构了。

国民党特务组织的建立,与中共也就是前后脚的一点儿时间差。

1928年2月,中央特科成立后的第三个月,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设立党务调查科,由陈立夫负责,专门捕杀共产党人。1930年夏,党务调查科内部增设“特务组”,专门对付中共活动。

1932年3月,亲近蒋介石的黄埔军校学生仿照意大利的棒喝党和德国的褐衫党,在中国组织了一个秘密组织“中华民族复兴社”,社员衣着蓝色衣服,又称“蓝衣社”。着力培植亲信的蒋介石,亲中选亲,又在复兴社之中特设“特务处”,由十个黄埔生组成,戴笠任处长。特务处的任务是情报工作、策反工作、行动工作,正是标准的特务职能。这个特务处成立的4月1日,后来成为国民党特务组织“军统”的“四一纪念日”。每年此日,蒋介石都要亲自出席纪念仪式。

这样,国民党也有称为“特务”的组织了。无独有偶,国共两党都把自己的情报保卫机构定名“特务”。

这些早期的特务组织,尽管机构很小功能不全,却是以后影响中国政局的庞大特务组织的前身。“党务调查科”后来发展为赫赫有名的“中统”——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统计局。复兴社“特务处”,后来扩大为赫赫有名的“军统”——国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

中共“特科”的组织逐步扩大,先后设立四个科:一科总务,科长洪扬生,此前称为“总部”,负责中央机构的警卫与其他事务工作。二科情报,科长陈赓,负责打入敌探机关,侦获情报。三科“红队”(打狗队),主要任务是武装保护机关安全,惩办叛徒内奸,队长蔡飞、谭忠余。四科无线电台,负责筹建秘密无线电通信,负责人李强、陈寿昌。

总务科的重要任务是保障中央会议。那时的中共中央革命热情高涨,自身处于非法状态,还要频繁召开全国性大会。1930年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筹备会议、1931年中央六届四中全会,到会人都有好几十。总务科先租下外国租界里的楼房,安排自己人居住进去掩护,再把数十位会议代表分别安排在旅社住宿。开会时楼外有红队便衣骑车望风巡逻,楼下有“太太”打牌望风,楼上有总务科“佣人”服务。代表们在楼上开会,一旦有情况外围立即报警阻击,代表则从暗道转移。总务科还负责营救被捕同志。中共暗中支持成立了一个由宋庆龄任主席的社会团体“中国互济总会”,通过法律程序公开营救被捕同志。中央政治局委员任弼时两次被捕,都由特科收买巡捕房营救成功。1929年8月中央军委委员彭湃、杨殷被捕,周恩来亲自策划劫刑场。敌人将彭湃、杨殷押赴龙华执刑,红队化装成摄影队半路截击。由于沿途警戒森严,运送武器来迟,千钧一发之际,手无寸铁的红队眼看囚车过路,无法出手。罗亦农就义之后,特科冒险收殓埋葬遗体,还竖立了化名“罗四维君子之墓”的石碑。

负责情报的二科完全在搞“特务”工作。二科的陈赓、李克农、钱壮飞、胡底、潘汉年、陈养山、欧阳新、刘鼎、李宇超等人,都是中共的情报奇才。科长陈赓乃“黄埔三杰”之一,东征中救过蒋介石,还到苏联学习过保卫业务。二科发展了一个重要情报关系鲍君甫。国民党在南京成立调查科之初,寻求在上海建立特务组织,选中的驻沪特派员鲍君甫,恰恰是中共特科陈养山的密友!于是,国民党侦察中共中央机关的驻沪特务系统,就实际掌握在共产党手中。特科营救任弼时,就是通过鲍君甫往租界巡捕房送钱。关向应在法租界被捕,绝密的手抄文件也落入敌人手中。法国人看不懂中文,托鲍君甫找一位“鉴别专家”,于是特科的刘鼎就负责鉴别关向应的文件书籍。手抄的机密文件被刘鼎悄悄取回,鲍君甫又向法国人提供鉴定,证明此人的书籍不涉政治,关向应得以平安出狱。特科的秘密关系遍布各界。支持袁世凯当皇帝的“筹安会六君子”之一的杨度,也经周恩来批准而秘密加入共产党,积极营救李大钊,多次提供情报。

三科红队是行动组织,二十多条好汉在上海滩出生入死。罗亦农被叛徒何家兴、贺治华夫妇出卖,英勇就义。红队誓死报仇,满城追杀,何贺二人刚刚躲到蒲石路居住,第二天就被红队上门惩罚。出卖彭湃的叛徒白鑫曾任中央军委秘书,掌握内情甚多,中央命令红队将其除掉。但是,白鑫熟悉中共秘密活动规律,多次躲过红队刺杀。特科精心策划,陈赓、鲍君甫亲自现场侦察,就在白鑫动身离沪之际,红队在公安局督察员范争波的家门口将其击毙。

四科的无线电工作,由周恩来亲自部署创建。以往,中共传递情报的方式主要是邮政通信,经由国民党控制的邮检,很不可靠。由专门的秘密交通员送信,也得通过警察搜查,风险仍大。于是,绝密信件就要求交通员背诵下来,到达目的地再复诵出来。穿越山水阻隔,潜过敌人封锁,这种原始的传递方式往往要几个月才能沟通一次,效率太低。根据国际秘密工作经验,最可靠又最便捷的联络方式还是无线电。可是,电台这种现代化设备,却是难以到达中共手中。1928年10月,中共中央决定建立无线电。周恩来指派李强自行装配电台,指派张沈川考入国民党的无线电学校,还选送涂作潮等四人到苏联伏龙芝军事联络学校学习无线电技术。1929年冬,李强在上海英租界装配出电台设备,1930年初涂作潮回国协助,李强带着电台潜入九龙,从香港沟通上海,实现了中共首次远程无线电联络,中共的第一部无线电电台悄然诞生。1930年9月,周恩来亲自布置在上海举办训练班,为各地苏区和红军部队培训无线电干部。各地来人聚集上海福利电器公司工厂秘密学习。租界警方发现这个工厂颇为奇特,突袭逮捕五名教员和十五名学员。没有被捕的李强、毛齐华、伍云甫、曾三、涂作潮等人立即分散开来,继续培训无线电人员。

可以说,1927年11月创立的“中央特科”,标志着中共中央情报保卫系统的诞生。

总结中共创建的历史,往往说,毛泽东开辟了农村根据地,创建了红军。那么还应该说,周恩来开辟了城市秘密工作,创建了情报保卫工作。

“特务”其词,本属中性,然在国人印象中,却含贬义,这是因为国民党军统特务的名头太大。共产党在野时谴责国民党搞“特务统治”,执政后又一度把“抓特务”作为巩固政权的重要任务。

不过,定义总是形式上的,实体才是实在的。按目前“分类”,美国的CIA、苏联的克格勃、英国的军情五处、以色列的摩萨德,都属于特务机构或特务组织。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现代中国第一个特务机构,不是国民党组织,而是由共产党创建。号称以弱胜强的中共,其实在秘密工作上始终领先国民党。新近出版的《中国秘密战》,就是一部中共情报、保卫工作的纪实作品。

赣ICP备15012514号-1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微信:935196
今日上新 领券优惠直播 咚咚限时抢 超级人气榜 9块9包邮 时尚杂志 热门搜索 APP下载 优惠券 车位锁 VIP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