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 殷昭俐清华大学深情讲述“齐鲁三贤”

【组图】 殷昭俐清华大学深情讲述“齐鲁三贤”

时间:来源:

原标题: 殷昭俐清华大学深情讲述“齐鲁三贤”

原标题:殷昭俐清华大学深情讲述“齐鲁三贤”

  ——殷昭俐清华大学深情讲述“齐鲁三贤”

(季羡林、任继愈、欧阳中石)的家国情怀

值举国同庆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为激励广大同学在党的指引下砥砺奋进、刻苦学习,清华大学学生马克思主义学习研究协会经管学院分会(TMS协会经管分会)日前组织党员、预备党员和入党积极分子举办党建工作总结大会,并邀请老学长季羡林先生生前同乡挚友殷昭俐老师讲述“齐鲁三贤”季羡林、任继愈、欧阳中石先生的家国情怀。殷昭俐清华大学第三场专题报告会——“齐鲁三贤”,贤在治学之勤,贤在爱国之诚,贤在党性之坚。听罢殷昭俐老师深情讲述的“齐鲁三贤”,经管学院的同学们心潮激荡,志气昂扬,听党话,跟党走,爱党爱国的赤诚之心愈发坚定,学习和奋斗的热情也更为高涨。同学们纷纷表示:不忘初心再出发,建功新时代,无愧新时代,奋斗的青春最荣光!

图1:殷昭俐清华大学第三场专题报告会

讲座伊始,殷昭俐老师盛赞水木清华优良的学风与深厚的历史积淀。殷老师指出,清华是很多大师先贤,求学攻读的母校,清华对前辈们来说,是青年时代最难忘的一段记忆;先贤们对清华来说,又是校史上最光辉的印记。季羡林先生是清华的老学长,也是清华最优秀的校友之一。任继愈、欧阳中石先生与清华园机缘多多。殷老师深情回忆道,多年来,能够和先生相识,得到先生的教泽,分享他们的慈光春晖,实是三生有幸。

图2:殷昭俐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到北大朗润园季羡林先生寓所请教

谈及季先生连同任继愈先生、欧阳中石先生,殷老师不禁仰之敬之。殷昭俐指出,三位先生是他最为尊敬的三位学界前辈。三位先生对他教诲最多,恩同再造,他们都是山东人,“亦师亦友亦乡亲”。他们是学界受人尊敬的前辈,也是景行行止的“齐鲁三贤”。由此出发,殷老师为大家分享他对几位先生的认识,深情讲述了三位先生的家国情怀。

图3:殷昭俐到国家图书馆任继愈先生办公室请教

殷昭俐老师过去一直称季老任老“先生”,其实严格来讲,党内应该互称“同志”,因为据他所知,季羡林、任继愈先生是五十年代,准确说是1956年入党的老党员。(欧阳中石是无党派人士,但他是我党的亲密朋友,中央文史馆员,全国政协连续五届委员)当时季先生的入党介绍人是北大东语系的党总支书记。二老党龄逾半世纪,是当之无愧的老党员。那个年代,正处于“三大改造”基本完成,国家刚踏入社会主义门槛的历史关头。在这样的背景下,为了祖国的繁荣富强和个人的成长进步,他们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是庄严而神圣的选择。在以后的岁月里,尤其是在特殊年代中,他们也与大多数知识分子一样,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但他们并没有动摇作为一个共产党员的理想信念。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来后,他们虽已迈入老年,却仍做出非同寻常的贡献,这是人文学者的执着追求,也是共产党员的崇高责任。尽管二老在日常言谈中很少提及自己的政治身份,但他们在行动上无愧于共产党员的光荣称号。殷昭俐老师指出,过去谈对季先生任先生的认识,很少有人提到二老的共产党员身份,几乎没有人从一个党员的角度来谈这两位先生,对他们进行考量,这是以后我们需要着力的地方。事实上,二老的党性与其家国情怀共在,互交互融,其坚洁品行令人肃然起敬。

图4:殷昭俐到欧阳中石先生家中征求《中华传统美德警句名言》样书意见

三位先生有很多相同之处,都是山东人。季羡林先生是聊城市临清官庄人;任继愈先生是德州市平原县城人;欧阳中石先生是泰安市肥城县人。仅以求学经历为例,三位先生都曾在济南上过小学,读过中学,在北京读过大学。季羡林先生的小学校长王大牛,也就是山东教育界的先驱王祝晨,可又是欧阳中石先生的小学班主任。他们又是高中校友,都毕业于山东省立一中。后来,季先生放弃国外执教的机会毅然回到祖国,到北大工作;1952年院系调整,欧阳先生又转入北大学习逻辑。任继愈先生小学毕业后,因为战乱回到老家平原,1934年考入北大哲学系,又在西南联大读研究生,毕业后投身教师职业。任老是北大文科研究所的第一批研究生(一共招过两届,他是第一届)。到1964年中国科学院成立世界宗教研究所,任老因而调离北大,但仍在北大兼任教学工作。在求学和工作方面,三位先生有很多共同的师承。

三位先生都是教师,他们最喜欢的称谓是“读书人”。季先生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记述自己的求学经历和感悟,题为《一个老知识分子的心声》。他晚年辞掉“大师”、“国宝”等几个帽子,君子反求诸己,寄情于学问和道德品行,轻松而无念。季老淡泊名利的高洁品行由此可见一斑。

图5:“齐鲁三贤”季羡林、任继愈、欧阳中石先生为《中华传统美德丛书》题词

任继愈先生在学问上的成就亦是有目共睹。毛主席六十年代曾经有一个批示:“任继愈发表的几篇佛学的文章,已如凤毛麟角。”后来主席亲自在家接见任继愈先生,谈了关于哲学和宗教学的问题,并批示成立宗教研究所。对于这件事,任先生很少提及。任先生的一位学生曾在和任先生见面时问及此事,任老听后未置一言。和毛主席见面的经历,很少见诸任老的文字。直到任先生去世,家人整理他的资料,才发现了当时他给学校写的见面情况,亦不过寥寥数语。先生正是这样,不慕名,不逐利,但求是。

图6:殷昭俐老师深情讲述“齐鲁三贤”的家国情怀

欧阳中石先生的年纪比其他两位先生要小,严格来说是季老任老两位先生的学生。季先生米寿即88岁生日之时,欧阳先生给季老画了一张水墨荷花,落款是弟子中石拜。建国前,季老执教北大东语系,1952年院系调整,欧阳先生从辅仁大学来到北大,据欧阳先生回忆,当年任先生喜欢穿长衫,同学们爱开玩笑,称任老“长衫书生”。欧阳先生对中国的书法学科的开设付出过很多心血,构建了一个完整的教学体系。殷老师回忆道,有一次陪欧阳先生和夫人回老家,欧阳先生看到欢迎他的电子屏幕,因为视力不太好,就问上面写了什么。殷老师告诉先生,上面说的是“欢迎全国政协委员、中央文史馆馆员、著名学者欧阳中石先生”。先生听完,执意让殷老师与接待方沟通,让他们将“著名学者”改为“学习者”。先生谦恭自省之品格令人敬仰。

三位先生都对祖国充满了深厚的情感。他们淡泊名利,但爱国从来不甘居人后。季先生曾经说过,我有两位母亲,一位是生我的母亲,一位是祖国母亲,我对他们充满同样真挚的情感和敬意。他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季老留德十年,放弃了国外的执教机会,选择回到自己祖国。“七七事变”后,北大、清华、南开三所大学南迁长沙,组成“临时大学”,后来又迁往昆明,变为著名的西南联大。当时任继愈先生跟随闻一多先生,同240位师生一起,从长沙徒步行至昆明,步行1300多公里,历时68天。乐观幽默的任继愈先生将坚强的师生团队称为“湘黔滇旅行团”。后来,任继愈先生深情回忆道:“我深信,探究高深的学问,不能离开哺育我的这块灾难深重的中国土地。从此,我带着一种沉重的心情来探究中国传统文化和传统哲学。”

三位先生不论是求学还是治学,都把自己的研究与国家和民族紧紧相连。季羡林先生毕生致力于文化研究工作,他为弘扬中华文化与东方文化,促进东西方文化交流作出了卓越贡献。季老在东方学、语言学、中外文化关系、印度学、美学、比较文学等领域著作等身,被誉为学界的楷模;任继愈先生在宗教学和哲学方面的研究成果被誉为“凤毛麟角”;欧阳中石先生则在哲学、书法教育和传统文化等方面有着深入的研究和探索。

三位先生虽然研究方向各有侧重,但他们在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上有着高度的一致。他们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未,共同发起了中华传统美德的系统梳理和研究工作,在青少年中普及和推广传统美德教育。季羡林、任继愈、欧阳中石先生领衔编纂的《中华传统美德丛书-警句名言》卷,系统梳理历代典籍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讲仁爱、重民本、守诚信、崇正义、尚和合、求大同的美德警句经典,这本书的成人版、学生版分別荣获“全国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优秀读本”“2013年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百种优秀图书”等荣誉称号。2017年中办国办下发的《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是一部关于文化传承的纲领性文件,文件第一次界定了中华文化的内涵,包括核心价值理念、中华传统美德、人文精神。三位先生对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的重视体现了他们的学术前瞻性。

2005年,季羡林先生因身体不适“二进宫”。在301医院疗养康复期间,季老委派殷昭俐以他们的师承和交友为主线,编纂《人文中国》丛书。季羡林、任继愈、欧阳中石三位先生,都有在济南的求学经历,其中两位还是济南一中的校友,又同在北大有过学习或者工作的经历,所以有很多共同的师承。他们的老师都是人文社科领域的大家。季羡林先生在清华读书的时候旁听过陈寅恪先生的佛经翻译学,而当时清华国学院的四大导师王国维、梁启超、赵元任、陈寅恪,堪称中国学术的泰山北斗。北大的胡适之、汤用彤、傅斯年等这些学者,更是极一时之盛。《中华传统美德丛书》主编殷学仁在三位先生的指导下,大型丛书《人文中国》——《世纪学人》卷得以结集出版。这套书以三位先生的师承为主线,系统梳理了上世纪百年中国出现的大师巨子和学术精英,记录他们的嘉言懿行和道德文章。在这套丛书的献词中,殷昭俐写了这样的几句话:上世纪的百年历史,是中华民族一部艰苦卓绝的奋斗史。在这场伟大的历史进程中,出现了一批卓荦不群的大师巨子和学术精英,他们以精深的旧学功底,恢宏的家学渊源,严谨的治学精神与辉煌的学术成果享誉中外。他们的学术成就与道德文章,是继先秦子学、两汉经学、魏晋玄学、隋唐佛学、宋明理学、乾嘉朴学之后的又一座学术高峰。《人文中国》丛书《世纪学人》卷,旨在通过记录百年学人的嘉言懿行和学术成就,弘扬优秀的中华文化和彰显崇高的人文精神。我们看到,三位先生在多年前就已经在中华传统美德、中国人文这两个领域取得了重要成果,不能不感佩这几位先生在文化传承上的前瞻性和担当精神。谈及此,殷昭俐老师深情道:能够得到几位先生的认可,有幸追随他们参与具体的工作,他为此永远心存感激。

作字行文,文以载道,以书焕彩,切时如需。这是欧阳先生的书学教育理念,切时如需,就是文章合时而著,就是要符合时代的需要。《中华颂》就是一部这样的诗集。欧阳先生早年师从金岳霖先生,专攻中国逻辑思想史,后来从事文化与教育工作,为中国书法教育之发展筚路蓝缕,殚精竭虑。诗文书法之于先生其实是余事,然而余事也是卓然自立。殷老师过去积累过一些先生不同时期创作的赞颂祖国大好河山优秀文化的诗,当殷老师把这些素材拿给先生看的时候,他自己也很惊讶,因为他写这些,纯粹是自我感怀的抒发,从来没想结集出版。殷老师告诉先生:这些内容不但有很强的的可读性,而且很有教育意义,对学生很有帮助,听过这些,先生才同意出版。当时殷老师把诗稿带给原外长李肇星先生,李部长在航班上写了一篇很长的序言。在党建工作总结会的现场,殷老师带来了这本诗集,让同学们领略到老先生的文笔,欣赏欧阳先生的书法作品。

图7: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党建工作总结会

在交流互动环节,殷老师回答了同学们关于齐鲁三贤的提问,并代表《中国传统美德》丛书编委向同学们赠送了由季羡林、任继愈、欧阳中石、李肇星领衔主编的《中华传统美德》丛书和欧阳中石先生的墨宝《中华颂》。TMS协会经管分会也向殷老师回赠了礼物。

图8:殷昭俐老师赠送《中华颂》

在会议最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赵冬青、郭朝晖老师,TMS协会经管分会会长马洪彪组织同学们观看了经管TMS分会的党建工作总结视频。讲座结束后,赵冬青老师与马洪彪会长分别感谢了殷老师的深情分享,并指出“齐鲁三贤”的家国情怀催人奋进,值得经管学院的每位学子认真学习深刻领悟。在奋进的新时代里,同学们应意识到自己肩上的责任,自觉传承和践行中华传统美德,为建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强国贡献自己的力量。改革开放四十年,不忘初心再出发!建功新时代,无愧新时代!清华学子要努力锤炼自己,成为国之栋梁!(陈益恒)

图9:殷昭俐老师与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部分师生合影

建功新时代,我们在行动!

赣ICP备15012514号-1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微信:935196
今日上新 领券优惠直播 咚咚限时抢 超级人气榜 9块9包邮 时尚杂志 热门搜索 APP下载 优惠券 车位锁 VIP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