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故宫,这里才是真正的帝王范儿,一段帝王的往事

【组图】故宫,这里才是真正的帝王范儿,一段帝王的往事

时间:来源:

原标题:故宫,这里才是真正的帝王范儿,一段帝王的往事

原标题:故宫,这里才是真正的帝王范儿,一段帝王的往事

如果把紫禁城比作一个人,那必是威严肃穆,气势冲天,沉稳中带有沧桑、辉煌中带有忧郁的大隐之士。

可对那些已故的曾与权力纠葛一生的帝王将相来说,紫禁城是一首说不清、道不明的悲情诗,那种凄苍之感,无论如何都难丢掉。

“推出午门,斩首示众”

这种矛盾的感觉,从站在午门那刻起就开始在胸怀中萦绕。

紫禁城有四道门,分别占据四个正方向,午门作为正门,代表正南,其余,正北为神武门,正东为东华门,正西为西华门。

所谓正门,自然是为地位最尊贵的皇帝而设,除他之外,还有四人能走一次午门:殿试的前三名,也就是状元、榜眼、探花,在金榜题名那天才能在厚重的皇恩下穿过午门;皇后可以在大婚时从午门而入,以示地位之崇高,但今生也不过仅此一次。最荣光的是如此,最悲情的也是如此,皇后位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位越高,深宫中的孤苦与寂寞就越是深重。这一点,从紫禁城落成后的第一次大婚、从午门中走过的第一位皇后就已注定。

如今的午门,游人如织,曾经的庄严威武只能从它高高的红墙来缅怀了。

1442年,明英宗朱祁镇15岁,到了大婚的年纪。经过了太皇太后和皇太后的筛选,皇后人选定为工部尚书钱允明的长女。对于紫禁城里的每个人来说,婚姻都跟爱情无关,只有宿命般的结合。朱祁镇和未来皇后都知道这点,所以从未想过反抗。大婚那天,皇后乘坐绣着金凤的礼舆,跟着仪仗从午门进入,经过太和门,来到乾清门。一路上都是夹道相迎的太监和宫女,紫禁城从未如此热闹过。皇后在乾清门接受礼部官员奉上的皇后金册、金宝,然后在诰命夫人、女官和宫女的围绕下到坤宁宫跟皇帝举行大礼。

钱皇后正式成了朱祁镇的妻子,同时开启了人生中最令人动容的悲情。唯一让人欣慰的,这段悲情跟冷宫无关,相反,钱皇后的温和善良深得朱祁镇的喜爱。可以这么说,钱皇后是朱祁镇一生中最爱的女人,为了她可以打破许多祖宗立下的规矩,比如立太子要立长。

朱祁镇有不少嫔妃,自然有不少儿子,长子朱见深为周氏妃嫔所生,理应被立为太子。可在朱祁镇的心里,只有皇后的儿子才有资格继承皇位,这是他能对妻子表达的最深的爱意。可惜皇后入宫多年没有生养,朱祁镇就一直痴痴等待。然而造化弄人,朱祁镇在御驾亲征中被俘,有了历史上著名的“土木之变”。整个皇宫里,只有皇后日日忧心,哭瞎了一只眼睛;终日跪着祷告,跪伤了一条腿,又为把丈夫救回花光了所有金钱。虽然朱祁镇回来了,却只活了37岁。钱皇后相思成病,积郁成疾,加上新皇朱见深和其母周氏的迫害,最后在朱祁镇去世的第四个年头,她也追随黄泉。然而死后,周氏也没能让她跟心爱的丈夫合葬。

有了悲伤底蕴,午门城楼那如振翅高翔的凤凰的城台,也显得苍凉。不过在当时,午门的的确确是个热闹非常的地方,除了大婚、殿试之外,明清两朝的许多重大典礼都是在午门前举行的,像过年过节的一些娱乐活动、颁布次年历书的典礼,以及凯旋的将士把俘虏献给皇帝的“献俘典”,还有在影视剧里最常听到的“推出午门,斩首示众”的“砍头活动”。这真是个天大的冤屈,午门前并没有砍过谁的脑袋,不过是皇帝用来惩罚大臣的地方。就在午门外御路西墀之下,皇帝对罪臣进行廷杖,再没有更重的刑罚。本来只是小惩大诫,不会真打,可随着当政者的更迭,死亡事件也屡见不鲜,闻名于历史的两次大规模杖杀事件都发生在明朝:嘉靖皇帝廷杖134名大臣,死了17人;另一位正德皇帝在这方面是青出于蓝,要举行选美,廷杖158位谏言的大臣,死了15人。

明英宗朱祁镇

明孝庄睿皇后(钱皇后)

前朝政治,后廷红颜,家国只在一线之间

故宫的建筑面积虽达15.5万平方米,房屋有9999间半,但鳞次栉比,具有符合皇家身份的严肃格局,参观起来并不感到混乱,只是需要足够的耐心和时间。

故宫的参观路线可以分为前朝和后廷。前朝是紫禁城中轴线的南部,主要有三大殿——太和、中和和保和。穿过太和门,能远远看到伫立于最中央的、位于三层高台基上的太和殿。这里是整个紫禁城的正殿,有金銮宝殿之称,是象征皇权的地方。古时皇帝登基、大婚、各方才子殿试、将士出征前的激励大会,以及皇帝过寿、元旦(腊月、十月等的初一)、冬至,都在这里进行。

大殿前面的广场可以容纳近7万人,恢宏之态可见一斑。而如今,这里的人流量每天也达万人以上。这座金銮殿,从古到今都没有寂寞过。

如果碰巧遇上下雨,也没什么沮丧——三层基座边缘有1142个叫作“螭”的龙头,它是上古神话中龙的九子之一,是古老的排水系统。一旦暴雨如注,螭首嘴里的小孔就开始吐水,形成三道巨大的水帘,太和殿如同要在大雨中行走一般。

作为最尊贵的大殿,太和殿的装饰与陈列自然是要竭尽所能来凸显皇帝的至高无上,所以,它是全国唯一一个有资格集齐10只脊兽(龙、凤、狮、海马、天马、押鱼、狻猊、獬豸、斗牛、行什)的建筑物。殿内不管是沥粉贴金蟠龙金柱,在苏州官窑烧制了130天的漫地“金砖”,还是雕刻金龙的金銮宝座,都在告诉来往行人,这里坐着的人,一句话就可以改变一个国家的命运。

转身而去,殿外的风光朴素不少,却也是萦绕着一股逼人的帝王气息。东南角有日晷,西南角有嘉量,一个算时间,一个算器量,不是皇帝需要按时打卡,更不是要给群臣发斗升的粮食,而是借此两种重器宣告天下:皇权对于所有人,在时间与空间上都是公正无私的。

就在不远处,还有两口鎏金青铜太平缸。它本没什么稀奇,不过是储水的容器,但靠近之后,能清晰地看到缸身上的刮痕。当年八国联军攻入紫禁城,搬走了能搬的所有值钱东西,或许一些小兵没什么揩油的机会,就用小刀刮走了太平缸上的鎏金。

见识过太和殿的辉煌之态后,中和殿与保和殿就显得有些平庸。它们更多时候像太和殿的忠诚随侍,中和殿负责让准备在太和殿举行庆典的皇帝休息,保和殿则用来更衣。不过清朝皇帝,更喜欢在保和殿设宴过除夕。《甄嬛传》中第一场皇帝因红梅而思念纯元皇后的除夕夜宴,就设在保和殿。乾隆之后,保和殿还是举行殿试的主要场所。

故宫太和殿

挥别三大殿,乾清门已经在眼前。这是一道隔开前朝与后廷的大门,穿过它,就是皇帝、嫔妃和公主、阿哥居住的地方,也是戏里红颜相斗的主要战场。

相比起在前朝处理政务的紧张,后廷对皇帝来说是可以放松的温柔乡,这本是当年建造紫禁城的美好初愿。然而现实中的后廷并没有那么温存可爱,反而是前朝的变相延伸。

从后廷中路开始,有三宫——乾清宫、交泰殿、坤宁宫;东、西两路是六宫十二院——东边有钟粹宫、景阳宫、承乾宫、永和宫、景仁宫、延禧宫,西边有咸福宫、储秀宫、翊坤宫、长春宫、太极殿、永寿宫;外东路是皇帝退位后居住的地方;外西路是故去皇帝的嫔妃住所。

乾清宫正大光明牌匾

乾清宫是后廷主殿,主要服务于皇帝的日常起居,当然,勤奋的皇帝在这里除了睡觉,做得最多的事是处理奏折。于是紧挨着乾清宫的并不是后妃住所,而是军机处。军机处设在乾清门广场的西边,隆宗门内北侧一排不起眼的平房里。它看起来就是一间普通的公务员办公室,甚至跟周围的宫殿相比有些寒酸,可整个清朝最有头脑的智囊团都在这里办公。

军机处设立于1729年,雍正帝专门为处理西北兵事而建。在内任职的一般是亲王、大学士、尚书等,通常只有六七个人,他们每天都要向皇帝汇报国事,相当于今天的国务院。

除了军机处,乾清宫还与上书房和南书房毗邻。上书房位于乾清门内东侧,是皇子读书的地方。南书房则守在西侧,是康熙帝用来跟翰林进行头脑风暴的地方。或许这么说并不能引起人们的注意,但如果知道著名的“康熙擒鳌拜”就发生在这里,那它的意义绝对与众不同。

“正大光明”牌匾

其实有了太和殿对皇权的集中烘托,乾清宫的建筑风格并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地方,唯一值得停留的就是那块“正大光明”的牌匾,后面放着写有储君名字的圣旨。就算不熟悉清宫历史,恐怕也知道在康熙帝晚年,九个皇子为了把自己的名字留在牌匾后各用其极,上演了一出九子夺嫡的大戏。除了“正大光明”牌匾,最能代表皇权的非玉玺莫属。按照这样的思维走下去,存放玉玺的交泰殿就出现得非常自然。交泰殿存放有二十五枚玉玺,围绕着宝座而列,分别用在诏书、皇榜、军事、文教、祭祀等二十五项国事方面,上面同时刻有满文和汉文,预示着满汉一家。走走停停这么久,难免有些疲累,急着想找个可以歇脚的地方,那里最好有个凉亭,周围绿树成荫,花草结群,不仅能够小憩,还能用美景扫除疲态。不要着急,只要穿过坤宁宫,就有这样一处景色让人豁然开朗,那就是紫禁城里最大的花园——御花园。坤宁宫在明朝是历代皇后的住所,清朝雍正之后,皇后搬到了三宫六院,坤宁宫就变成了祭祀先祖和萨满教神祇的地方。所以在时间有限的情况下,可以匆匆一瞥,直接到御花园多停留一会儿。

紫禁城里最大的花园——御花园

不过大概是坐落在皇城的缘故,这里即便绿荫绕堤,花开半亩,几步一座亭台楼阁,风光无限,也难找到风花雪月的感觉。细细想来,那幽幽曲径,通往的不是寻常人家的恩爱生活,多半是冰冷的宫殿,即便富丽堂皇、美轮美奂,却鲜有赌书泼茶的欢声笑语。1.2万平方米的花园,20多座风格迥异的亭台,百余棵年逾300岁的古柏苍松,几十种奇花异草,在时过境迁之后,留下的不过是些机械的数字。

乾清宫

然而在当年,御花园的的确确是个热闹非常的地方。除却后宫众人在这里打发时间,清宫的选秀也在这里举行。在御花园中心的钦安殿多些驻足,闭上双眼,尽情释放想象,也许能看到那些红妆少女,眼含秋波,等着掀开命运的一角。

其实走到这里,继续北行就是神武门,故宫的中线基本上接近尾声。如果有足够的时间,可以从御花园东西两侧出去,到后廷东西两边的六宫十二院看看。那些宫殿的名字个个如雷贯耳,频繁出现在各种宫斗大戏的台本上。当然,它们没有影视剧里那般光鲜,早是一荒芜之姿,冷清清感觉不到一丝女人的妩媚与柔情。谁能想到,这样荒凉的地方在几百年前,却出了不少精于算计的巾帼人物:明英宗贵妃周氏、明宪宗宠妃万氏、明思宗贵妃田氏,以及清末最知名的慈禧太后。她们的不甘心搅起了一场场后宫风波,同时牵连到政治命途。紫禁城里的女人,一旦打破沉默,就能掀起整个世间的狂风骤雨。

也有平静,也有忧愁

远离三宫六院,也就离开了风暴中央,接下来的景致多了几分与世无争的恬静。在御花园的东边,宁寿全宫就像刚刚结束了电闪雷鸣的平静夕阳,映照着苍老的脸庞,同时对着风暴中心静静地旁观,明明是在红墙之内,却是一片难能可贵的安详。

从景山上俯瞰整个故宫

这里从明朝开始,住着的都是故去皇帝的妃嫔,她们渐渐走出权力视野,生活不再充斥惊扰。到了清朝康熙年间,这里又批给了皇太后养老,宫殿又多了一些,皇帝的身影也出现得频繁一些。乾隆帝登基后,开始改建这里,兴建小花园,准备退位后在这里颐养天年。不过他当了太上皇后并没有在这里居住,于是它又获得了难能可贵的百余年的安宁。

说来简直不可思议,占地4.6万平方米的宁寿宫建筑群,竟然如此清闲。恐怕只有东侧大戏台畅音阁开锣唱戏的时候,才异常繁闹。直到慈禧晚年住了进来,这里才又被拉回政治圈。

但如果抱定了这里平平无奇的想法,那就大错特错了,且不说在八国联军攻入北京时,慈禧是从宁寿宫逃跑的,单说它最南端的照壁——九龙壁就足够让人流连忘返。九龙壁高3.5米,厚0.45米,长29.4米,用270块琉璃瓦拼接而成。九条龙或腾飞长空,或在巨海翻腾,任何一种姿态都威严万分,足能衬托出皇家的天命所归。

还有珍宝馆和钟表馆,都属于宁寿全宫的范畴。这两座展览馆经现代改建而成,珍宝馆陈列着从明清年间流传下来的奇珍异宝,龙袍、凤衣,金册金宝;钟表馆则保留了乾隆、嘉庆年间中国自主打造和从国外引进的机械钟,总量达123件。这些钟表形状各异,中国制造的以黄金、珠宝为主要装饰,极尽奢靡;来自英国、法国、瑞士等国家的钟表,则以西洋建筑、人物为主要装饰。一到整点,报时钟声响起,要么是鸟鸣啾啾,要么是流水潺潺,最悦耳的莫过于琴鼓齐奏,一首简短却悠扬的乐曲飘扬于整个宫殿。

故宫九龙壁,九龙壁属于影壁的一种,是汉族建筑物大门外正对大门以作屏障的墙壁,俗称照墙、照壁。

然而不尽如人意的是,宁寿宫有那么个角落,因囚禁珍妃、溺杀珍妃而充满悲伤。它位于宁寿宫北边,一个叫景琪阁的院落,囚禁珍妃的小房子不过巴掌大,连一个大户人家的奴仆住所都不如。景琪阁北边贞顺门内有口井,慈禧在逃亡之前,就把已经虚弱不堪的珍妃扔到了井里。如今那井口被盖,只留一个小孔,但百余年前的那种幽怨,还是会通过小孔源源不断冲出来,让人胆寒。

紫禁城的路走到这里,基本就可以画上一个句号了。穿过神武门,便回到了喧嚣的都市。此刻再看着车水马龙,内心是否会有一些不平静属于那几百年前的动荡王朝?

赣ICP备15012514号-1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微信:935196
今日上新 领券优惠直播 咚咚限时抢 超级人气榜 9块9包邮 时尚杂志 热门搜索 APP下载 优惠券 车位锁 VIP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