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30年由小渔村变嬉皮天堂,有亚洲最大跳蚤市场,这个度假圣地免费

【组图】30年由小渔村变嬉皮天堂,有亚洲最大跳蚤市场,这个度假圣地免费

时间:来源:

原标题:30年由小渔村变嬉皮天堂,有亚洲最大跳蚤市场,这个度假圣地免费

原标题:30年由小渔村变嬉皮天堂,有亚洲最大跳蚤市场,这个度假圣地免费

在印度南部,有座城市叫果阿,那里有蔚蓝的大海和众多海滩,水清沙幼,环境优美,是很多人喜爱的度假天堂,但是除了度假客,这里还生活着另外一群从全世界浪过来的奇葩人群——嬉皮士。

在1960年代,堪称20世纪最剧烈最深刻的思想解放——嬉皮士运动席卷全球,他们驾乘着“魔法巴士”,唱着“来果阿吧!改变你的思想!改变你的人生之路”,从英国的曼彻斯特到美国的旧金山,从丹麦的哥本哈根到尼泊尔的加德满都,他们防腐一阵飓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西方涌入东方,奔向印度。

在这场东方大旅行中,他们到达了伊比沙岛(lbiza),这是一块位于印度西海岸、数次被殖民、印度教与基督教并存的飞地,那里拥有阳光更加充足的沙滩,更强烈的异国情调,也更有利于放纵堕落。在那里,嬉皮士们还发现了赖以生存的big麻并开始自己种植。

因为他们的到来,果阿从昔日的小渔村变成了全世界流浪者的大本营,变成了世界上最大最便宜的自由主义新世界。一大批非主流人士,包括1980年代的偶像崇拜者,1990年代的锐舞先锋和21世纪初的瑜伽信徒以及现在的行为艺术团体,纷纷奔涌至此。

这里是最持久的全世界多样性生活方式汇集的一个热带标本。

每当夏天的季风过去,全世界的边缘人群就在这里重新集结。

嬉皮士们以big麻为早餐,以性生活为佐料,在果阿的沙滩上纵情于金色的啤酒和愤怒的歌声中。

只可惜,这些东西最终还是抵挡不住本能的需求:肚子饿了,嬉皮士也要吃饭啊。

钱花完了,怎么办?挣呗!去工厂?下地?玩票儿还成,动真格的对他们来说就接受无能了。

嬉皮士们晃晃形形色色乱七八糟的脑袋:NO NO,以我们的天分和资质,我们要做技术活!

可想而知,这些鸟人个个天生懒惰,宁可降低生活标准,也不愿从事“无意义”的劳动。好在他们大多想象力丰富,创造力超群,利用村子里现成的泥土和布,捡些沙滩上随处可见的贝壳石头,略略发动小才智就鼓捣出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出来。

这些东西在绝大多数人看来一文不值,却令喜欢者爱不释手。

生计得以解决,生活便可继续。因嬉皮们吃饭需要而生的原始形态的物物交换空间渐渐在果阿生成,成为今天Anjuna跳蚤市场的雏形。不过,与商人的贪婪相比,嬉皮士们对物质金钱的追求十分有限,以他们的生活习性和物质需要,每周开市一天已经足够,他们需要的只是下次开市前的生活费用,仅此而已。

随着队伍的不断壮大,跳瘙市场的规模也屡上台阶,如今已经成为全亚洲最大的跳蚤市场(据说而已)。市场里不仅货品花色品种丰富,摊主们的装扮也足够谋杀不少相机内存。穿黑衣留络腮胡者来自克什米尔,主要卖皮革制品;穿宽厚藏袍脖子上挂天珠的来自中国西藏,卖藏红花和藏刀;浑身上下叮当作响眼神游弋不定的是吉普赛女郎,她们不仅卖东西,个别人还会追着给游客看相。

然而,在我们眼里,昔日嬉皮士主宰的跳瘙市场俨然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真正的商人和市井小贩。

如今,在这个因嬉皮士而生的市场里,发起人的踪影却早已淡去,隐进了历史的尘埃里,无从寻觅。偶尔在马路上会遇到个把开着挎斗哈雷摩托的老嬉皮,眼睛被严严实实地藏在墨镜后,虽然有速度,奈何那头乱如麻绳的长发却怎么也飞翔不起来了。偶尔,还能看到全副武装的军人列队而行........

在沙滩上晒太阳的时候,我们的目光仍然不自觉地去搜索过滤出嬉皮,他们毫无目的的闲散游荡,目光空洞,眉宇间早已看不出当年的桀骜不驯,偶尔会跟游客索取香烟来抽,玩世不恭的气派似已消失殆尽。

果阿,嬉皮士最后的天堂,如今也褪色成了回忆,渐渐弥散,直至消失。

上图右边这位是房东的儿子,竟然视村妇如无物,强烈要求只跟皇帝合影。

在Anjuna街上的一个小超市买果汁时,一位来自美国夏威夷的老头儿问我们来自何处,得知是中国人后,立即竖起大拇指高声赞美:Chinese economy very strong,your country is a superpower(中国经济非常强劲,你们堪称超级大国)!

皇帝正色回道:我们绝不做超级大国,我们要和平要发展,要同美国以及全世界人民一起保护环境维护世界和平。

赣ICP备15012514号-1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微信:935196
今日上新 领券优惠直播 咚咚限时抢 超级人气榜 9块9包邮 时尚杂志 热门搜索 APP下载 优惠券 车位锁 VIP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