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

【组图】

时间:来源:

原标题:

原标题:外卖小哥春节不回家,跑一周顶平时半个月,赚钱回乡盖新房

接到女儿从老家打来的电话时,饿了么小哥石杰正骑着电瓶车赶去一家小餐馆取餐。除夕夜的绍兴街头,他还是第一次见,市中心的高塔通体透亮,路两旁的梧桐上挂满大红灯笼,行人三两相伴,脸上挂着节日的闲适,这跟他的老家贵州很像。

他还记得去年这个晚上,老家聚了两桌亲戚,热热闹闹一块儿跨年,他喝了四两白酒,把老婆新买的裤子吐得一塌糊涂。

“在外面打工这么多年,今年是我第一次没有回家过年。”石杰说。

一辆电瓶车,一个保温箱,两部手机,在这个阴冷的春节里,石杰和他的留守伙伴们一起,穿梭在这座鲁迅笔下的江南小城,这些深夜骑手孤身出没在大街小巷,一户户团聚的欢喜热闹被他们远远地甩在身后。

春节回家顺理成章,而不回家往往需要一个够硬的理由。“为了尽可能地多赚点”石杰说。

1

见到石杰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这家黄焖鸡米饭的老板总算松了一口气,五分钟前买家刚刚来过电话,警告他如果再晚,就要去投诉给差评。

从傍晚开始,这位姓杨的小店老板就开始陆续收到买家订单取消申请,“至少十几次取消是有的。”

老杨所在的新建路上,整条街的饭店都歇业了,唯有他和另一头的一家兰州拉面一直开着,方圆三公里内能送外卖的店屈指可数。除夕当天,他店里的订单比往常要高出三成,但饿了么小哥则几乎一个都叫不到。

石杰是他的朋友,每次需要临时补缺,石杰都会义不容辞,收到这个订单时,石杰还在城南跑,距离七公里开外。

“老杨,这订单你就让他取消得了,没几个钱,距离还不近。”石杰推门进去,嘴里叨叨着,“我可是从南边跑过来帮你忙啊,配送费怎么也得给我翻倍吧,跑完你这最后三公里,我电瓶车也快没电了,你说我对你好不好?”

“好好好,回头一块儿宵夜。”老杨把打包好的东西递给他。

一份烤串,一份水饺,两杯可乐,看起来像是个独居在家的宅男下的单,石杰二话不说跨上了车。

虽然送达时间比约定足足晚了一个半小时,但买家拿到东西之后倒没甩脸色,甚至还打算把一罐可乐送给石杰,“我没要,这是职业操守。”

就在前一天年二九的深夜,一个订单的可乐不翼而飞了,他绕着买家小区转了两圈想自己买一罐补上,愣是没找到还在营业的店,他只好硬着头皮跟买家说,要不支付宝赔你钱吧。谁知对方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不仅不要他赔,还给他递烟,连说饿了么小哥不容易,甚至还想让他进屋坐会儿,搞得石杰怪不好意思。

“他问我怎么过年了还不休息,我就说,我们休息了谁给你们送外卖啊,那个年轻人就呵呵笑,完了他又说,那以后我不点外卖了。”石杰当时就跟对方讲了,外卖还是得点,不然骑手没活干,赚不了钱,留在城里不就白留了嘛。

“干我们这行就是赚辛苦钱,春节一周如果干好了,可以比平时多赚半个月的钱。“石杰掰着手指,一条一条地讲起了平台的福利,” 除夕前,咱们旗手可以享受节前跑单奖,每单都有高额补贴;春节期间,平台还给咱们提供了‘春节值班奖’。每周额外最高可以拿到1600元;就算大伙儿回老家过年,只要是大年初五后返岗的,蜂鸟配送还为咱们报销返岗车票,发开工红包;节后跑单的,还有开工补贴……“

所以,这个春节,除了看了四十来分钟的春晚,石杰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送外卖上。

“大家留守就是赚这个快钱,跟你谈理想的骑手,最后都是混得不会很好,我们这行就是一分辛苦一分收获。”他说。

2

李晓波曾经就是石杰口中的那种混得不好的人,身为外卖骑手,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出不出工全凭心情,一个月下来拿到手也不过三千块钱,还不够他付三押一的房租。

李晓波是有一点坏脾性,毕竟,过去在风口浪尖上抢生计的日子,让他自由散漫惯了。

李晓波说,只要自己乐意,在老家连云港赣榆的海边,他就能够从长辈手里继承两艘捕鱼船,并且得到包括父亲在内的整个家族捕鱼能手们的亲身指导,听起来这确实是条不错的路,也是长辈们曾经极力想要说服他去做的事。

“一年出海两个月,收成再坏都能吃一年,这种日子不太适合我,难道让我打一辈子渔,我看不到出路。”

两年前,李晓波只身一人来到浙江,石杰把他带进了骑手圈。“当时只是代替石杰跑了几天外卖,他就跟我说,趁年轻跑两年,攒点钱,一边攒一边再想以后能做什么。”李晓波说,在骑手圈里,很多人都是抱着这个想法在工作,“送外卖也是碗青春饭,年轻人动作麻利,一天下来比年纪大的能多挣几十上百,一年下来多不少呢。”

去年,李晓波跑得最勤快的是八月份,天气热,外卖红火,他一个月跑了一万二,“每天到家给车充上电就趴床上了,累瘫,但感觉很充实。”

春节回不回家他也犹豫过,也看了年二九回家的车票,没抢到,有老乡约着一块儿坐大巴回去,他想了想,回家也不过听长辈们在耳边唠叨,话题永远关于那两条渔船,跑外卖这事,家里铁定反对,他不敢说,也懒得说。师父石杰跟他说过,干出一番名堂出来,家人就能理解,如果混成渣了,换谁也抬不起头。

“憋着一口气,想证明自己,外卖骑手也是凭本事吃饭的工作。”除夕那天,他给家人发了段语音,“告诉他们,我要加班。”

3

像石杰和李晓波一样,仅在饿了么外卖平台上就有17万小哥在除夕夜坚守岗位。他们不止把一人食、年夜饭送到了千家万户,还把7658个订单送到了医院急诊室;把5346个订单送到了派出所;把3630个订单送到了交警队;4895个订单送到了环卫站;4479个订单送到了消防队。

送完外卖,老杨的小店成了骑手们解决吃饭问题的集中地,每天晚上十点左右,小哥们会陆陆续续抽出空档用晚餐。这个时间点,晚饭快递逐渐落幕,夜宵场即将登场,小哥们有半个小时的用餐时间。

这是骑手们难得的休息时间,他们会去老杨的后厨用热水洗把脸,再喝口热乎乎的紫菜汤,一份中辣的黄焖鸡对贵州人石杰来说不在话下,但苏北的李晓波只能吃微辣。老杨知道他们的口味,但很多时候骑手们并不在意这些细节,吃饱饭才是硬道理。

“方圆五公里内的小哥都来过我这里,我都认识他们。”老杨说,石杰很拼,一年下来没见他休息过几天,“去年他老婆带着女儿来绍兴玩,我才见他停了三天,所以他告诉我春节不回去,我一点都不意外。”

不过,老杨想了想又说:“这几个小哥都挺拼的,那个李晓波去年还摔过车,休息了半天一瘸一拐又出去了。”

按件计费,多劳多得,给了这些普通人实现自我价值的机会和动力。

石杰在此之前始终在工地辗转,重活累活都干过,但一个月不足五千的收入还是不足以让家人过上舒服的日子。李晓波虽说衣食无忧,“如果回去,肯定没有现在的工作开心、自在。说出来可能很多人都不相信,前些日子我看新闻,居然有一位台湾富二代,放弃千万家产,来大陆当外卖小哥。”每一位骑手都有喜欢这个工作的理由。

“但他们也会时常抱怨。”老杨说,哪天遇到难缠的客人,大家回聚在一起怒斥一番,但很快就会翻篇,“工作还得继续,他们知道怎么调整自己。”

过年几天里,李晓波的一位老乡,同样是一位外卖骑手,赶了五个店,每次都被客户提前取消,这让他白白赶了十几公里的路,却只做了三个单。“因为骑手实在太少,订单又多,晚一些的订单都得推后快一个小时才能送,客人等不及,催几次就取消了,倒霉的小哥可能就会白跑一趟。”

当习惯成了自然,一切也就释然。几个人聚在一起讨论,年初六很多店铺都开始正常营业时,会不会更缺骑手,“他们都在卯着劲呢。”老杨说,年前听一个外卖小哥提过一嘴:在城里跑外卖挣的钱,很多人都舍不得自己花,会带回家,给家人孩子买东西。“在城里风风火火送外卖,就是为了赚钱回乡盖新房,让老爸、老妈过上舒坦日子。”一想到新屋落座后,家乡人羡慕、赞许的眼神,石杰的脸上就泛出了满足的笑意。

赣ICP备15012514号-1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微信:935196
今日上新 领券优惠直播 咚咚限时抢 超级人气榜 9块9包邮 时尚杂志 热门搜索 APP下载 优惠券 车位锁 VIP解析